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我是党员我示范 | 我不上谁上?

发布时间:2020-09-13 来源:海南海药 浏览次数:289

“有困难找老黄。”这是同事们对“老黄”的评价,“他姓黄,也是名副其实的老黄牛,来得最早,走得最晚,有啥事找他准没错儿”。

大家口中的“老黄”,就是制剂营销中心的总经理助理、共产党员黄庆林。

2.jpg

1992年,“老黄”加入海口市制药厂有限公司,28年的经历,让他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元老”。学计算机出身,自学考取中级会计师,财务岗位13年,又跑起了营销。黄庆林回忆起刚转行时的情景,说:“做财务只是跟数字打交道,从来不跟外部客户打交道。刚开始跑业务,心里真的特别忐忑,当时虽是客户自己找上门谈合作的,但拿到第一笔单子,还是很开心,意识到自己也能做销售,能把药品卖出去”。

2007年,黄庆林从“坐商”转为“行商”,拿着产品目录,到全国各地挨家拜访客户,常常吃闭门羹。但他不放弃,不停地被拒绝就不停地拜访,提前规划好线路,尽量多拜访几家,耐心细致地宣传公司的产品含量高、投料足、质量好。他说:“拜访100个客户,有10个客户产生了业务,那也是成功。”

今年春节放假,黄庆林回临高过年。大年三十晚上,听说要给武汉捐赠药品,黄庆林匆匆扒拉几口年夜饭,急急忙忙从县城往公司赶。他的重要任务是盘点药品库存、联系物流公司发货。

万家团圆的除夕夜,有车没司机啊!

怎么办?黄庆林尝试联系跑长途的亲戚朋友,但看着每一个号码,他都不忍心拨打。大过年的,人家都在团聚,武汉形势那么紧急,路途这么遥远,谁敢去?!

无奈之下,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问家里人了。他想在家族微信群里发消息问问侄子。“能不能做志愿者帮忙把货送到武汉?”这十几个字的微信,他编辑好了又删掉,删掉了又编辑。消息发出去不到两分钟,他又撤回来了。武汉疫情那么严重,如果侄子被感染了,他该怎么向大伯、向家人交代?路途那么遥远,沿途多山路又是雨夹雪,平时在海南跑运输的侄子能行吗?

这个消息发出去,还是被侄子看到了。侄子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愿意去,黄庆林思前想后,跟家人商量并征得大家的同意,才让侄子从琼中赶到海口,和大家一起连夜装车,黄庆林从仓库找到10个口罩,让侄子带上,嘱咐一遍又一遍,目送他驶向了去武汉的征途。他看看手机,大年初一凌晨四点五十。

黄庆林一直关注着侄子在群里发回的信息,历经3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克服了路面湿滑、路线不熟等难题,终于把药品安全送达武汉。从武汉回到海口接受了14天隔离观察,除夕夜到元宵节都没和家人团聚。

谈起这些,黄庆林觉得挺对不住侄子:“当时那么紧急的情况下,我是党员,我不上谁上?没想着自己多么伟大,也没想着自己做了多大贡献,就是本职工作而已。自己公司的事情,又是自家人,都是应该的。”黄庆林憨厚地笑笑,他有一个信念:要对得起他摆放在办公桌上的党员先锋岗铭牌。